太阳城

那一年,就业季

楼主: 太阳城:2019-06-12 18:18:25 点击:189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一年,就业季


  (一)
  模糊了,我究竟是在实习快结束了的时候,还是已经结束了,在家等分配的时候,认识的傅红雪的了。傅红雪是我爸爸的同学的儿子,我爸跟他爸也是多年不来往了,同学集会上重逢,谈及儿女,就有好心的其他同学从中撮合,介绍我和傅红雪认识。
  傅红雪,男,年纪约么比我还小三四个月的样纸,商学院本科,也是今年毕业,待分配。海拔172,虽然不是很高耸,但也说得过去,不算矬嘛。其父傅叔叔,某国企总工,其母,技术人员。这条件还凑合吧,很值得本美女试探一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也不能太挑剔了,现实很残酷,身边的因为挑剔而造就的大龄圣女比比皆是。
  呵呵实不相瞒,我那时很着急恋爱的,一来,身边的姐妹越来越多的名花有主了,眼看着以前不入眼的素质男一个个滴成了香饽饽,被姐妹们收罗裙下。二来,岁月不能总这么虚度蹉跎着,莫待无花空折枝。
  (二)
  相亲的地点本来初定是我家来着,后来临时改为他家,那时还没流行电话,傅叔叔急匆匆赶来我家通知。我也没太在意为什么,是不是有些送上门的感觉,低贱了,当时一味滴琢磨也好先去他家一探虚实。
  傅家大婶是个绝对实在的人,一句谎都不会撒的那种。原来,当时傅红雪没在家,而是一大早出去跑分配去了,听说了市里编委制定分配计划和名额了。还跟父母吵了起来,说父母这个时候不该操心神马儿女婚事,抱怨父母不给他求人找关系。
  爽约,本来就是失礼的,何况这后面的表现,简直就是不懂事。不过,也许是因为傅家叔叔婶婶太热情的缘故吧,又是茶水又是水果的,我没有太反感。嗯,那年月,分配工作托关系似乎是流行的天经地义,我们家这边也是动员一切积极的力量,不过,我可没为这跟爸妈闹过脾气,我有这个资格吗?
  (三)
  说着说着,傅红雪从外面回来了。这是一个面貌清秀,但不是特别帅的小伙子,满脸的不耐烦,身材有些瘦削。我款款起身,就在丫的眼神落在我身上的刹那,我敏锐滴发现,丫的脸上的烦躁绷紧的表情瞬间消失,一下子松弛了,礼貌微笑滴打招呼。
  长这么大了,你小子肯定见过不少美女,但是,以相亲角色,遇见小姐姐这档次颜值的,是不是觉得三生有幸呢?别看小姐姐平时不修边幅,邋邋遢遢,要是真的上了场合,收拾停当,倾国倾城不敢说,花容月貌还是有的。
  (四)
  闲聊几句,在傅叔叔的建议下,我和傅红雪到小区外的公园转转,然后中午回来吃饭。陪同我一起来的父亲继续留在他家聊天。
  公园里,我和傅红雪坐在石凳上,傅红雪讪笑着说:有些对不住哈,最近忙着跑工作,实在没有儿女私情的心思。要不是遇见了你,还真是不想顺着父母。
  我说:可以理解啊,不过吧,这事得顺其自然,父母把我们养这么大,供我们读书,谁家有关系还不用啊?问题是,关系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嘛。
  他嘿嘿着说:看你蛮沉得住气的,是不是很有把握了?对了,你爸妈都是教师,社交面应该比较宽,给你找的关系很铁吧?
  我说:没啊,我爸妈都是普通教员,哪有什么太过硬的关系?我无所谓,到哪都是当大夫,我决定靠自己,即便是分配到一个不太好的医院,只要我自己好好给人家看病,让病人满意就行。
  傅红雪有些不好意思,说:你看你说的,倒让我汗颜了。其实,道理我都懂,这不就是事赶事,到了节骨眼上,着急嘛。
  我忙说:没没,我没有说你什么,我不太了解你家的情况。我可能过于直率了,其实,我只说我自己呢。不过,我就是想提醒你,编委那边,就是制定计划,不决定具体人员分配,你找人,最好还是找到关键人物上。
  傅红雪叹息: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啊,瞎着急。我们学经济的,不比你们学医的,靠自己技术,我们的起点很关键啊。
  说着说着,快中午了,傅红雪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说:咱俩这才第一次见面吧,吃饭还是以后吧。
  傅红雪笑着说:这不,还有咱们父亲是同学的一层关系嘛。
  我说:那他们在一起吃吧,我先回家了。
  (四)
  回到家,父亲也很快回来了。我说:他们没留你吃饭?爸说:留了,我还不知道你态度呢,哪能贸然留在人家吃饭?我这才恍然,父亲跟傅叔叔肯定不是那种特铁杆的哥们同学。
  当晚,傅叔叔又来我家,说傅红雪对我很满意,希望我们继续处下去。并说,别看傅红雪今天的表现不太好,实际上他是个很要强的孩子,从小早产儿,很能吃苦。
  我说:傅叔叔,你看,傅红雪现在的心思也不在这上,我呢,也是工作没着落,前途未卜。要不,就等过一阵子再说吧。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不算很坚决的回绝,给他们留余地和面子了。但是,当时,傅叔叔的表情很失落的样纸,坐一会儿就告辞了。
  回头,爸爸问我说:为什么不满意,是觉得傅红雪性格不好吗?我说:不是,我不是小孩纸了,俗一点的,见多了,没啥。可没听他爸说吗,早产儿,我说那么清瘦呢。我是学医的,讲究优生优育,身体素质,对这个特敏感。
  (五)
  后来,工作了,经人介绍,我嫁给了叶开。傅红雪也结婚了,城市太小,都是熟人,娶的居然是我妈妈同事的女儿。我的婚礼,傅叔叔来了,傅红雪没来。傅红雪的婚礼,我爸也去了,人家也不可能邀请我。之后,我爸跟傅叔叔的交往也淡了。
  傅红雪的妻子曾经找过我一次,是因为他爸爸病了,向我咨询病情方面的问题。打着我们妈妈是同事的关系旗号,也顺便提及了傅红雪爸爸跟我爸爸是同学的关系,当然,谁也没提我和傅红雪见过面的事情,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回事。
  别说,傅红雪妻子长得还行,五官端正,能说会道。但是吧,气质上,还是略显俗了一点。很世故。不客气滴说,跟本美女比起来,还差那么一点点。
  (六)
  再后来,傅叔叔生病住院,住在了我们病房,但不是我主治。我去探望,问起傅红雪近况,傅叔叔说在某公司工作呢,很忙,没来陪护。表情闪烁,含糊其辞。
  当日,我看见一男的,好像是傅红雪,跟主任在那边套近乎呢。我离得远,正忙着处理别的病患,没来得及仔细看。他应该看到我了,没跟我打招呼。靠,势利眼,光知道巴结主任哈。
  次日,傅叔叔出院了,临走,没跟我道别,赶在我不在班的时候。主任问我:听说该患者是你认识的,治疗好好的,怎么半途而废了呢?听说去别的医院了,这不是大费周章嘛,很多检查还得重新开始。
  我说:我也不知道啊,跟他们不是特别熟,可能,别的医院有更铁的熟人呗。
  (七)
  再后来,某天,叶开下班很晚才回来,喝得醉醺醺的。我说:怎么喝成这个死样?叶开说:你还说呢,我这是给你挣面子了,不不,确切滴说,是给你们家挣面子了。
  我问:啥情况?叶开说:你猜,今天谁找我办事来了?傅红雪,还记得不?嘿嘿。哥们关照他了,末了,非请我吃饭。
  我心里一惊,表面上故作镇静:就你们俩?他干嘛来了?切,爱干嘛干嘛,你个小科员,能关照人家啥?顶多排队不加塞。
  叶开说:啥意思,没有你个大医生有本事,能关照更多,是吧?那啥,当初,你们俩咋没处呢?
  我说:你滚,我从小认识的男人多了,我爸爸的同学多了,谁家有个儿子,我就得跟人家处对象啊?
  叶开笑嘻嘻滴说:没别意思,我就是觉得,那小子说话办事啥的素质还行。人家都说了,他爸跟你爸是同学,他岳母跟你妈是同事,跟我一口一个姐夫的,我这不是盛情难却嘛。喝顿酒而已,大不了,以后我请他一回。
  我严词:省了吧,同学同事咋了,我爸跟他爸,我妈跟他妈,都是对头级别的,不是闺蜜和铁哥们。
  看着叶开昏昏睡去,我这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还好,傅红雪没有酒后胡咧咧,要不,在叶开心里种下芥蒂,总是不好。其实,我跟傅红雪也没什么,就是在公园溜达那么一圈。但显然,他们家人心里有些纠结。
  这个叶开,也真是个实心眼子,傻帽,人家自报家门,请你喝酒,你就喝呀?事先也没跟我通个气。
  最可恨的还是傅红雪,啥意思啊你,大家都是过来人了,还对本美女心存不甘咋滴?当初何必那么脸皮薄呢,就不能再主动点?
  我不反对你老婆咨询我病情,可既然你爹有病都躲着我了,到叶开单位办事也是公干,跟叶开单独喝什么哥俩好啊?存心给老娘我添堵是吧?
  再再后来,听说傅红雪夫妇去外地发展了,傅家老两口先后故去,再没跟他们家人来往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 太阳城:2019-06-12 21:49:05
  嘿嘿,花花的一次没成功的相亲经历
作者: 太阳城:2019-06-13 08:42:57
  好美的故事
作者: 太阳城:2019-08-29 16:50:56
  把人家一家都逼走了?
  • 举报  2019-08-30 10:55:36  评论

    没生吞,已经很仁慈了。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