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

[天涯艺术]范佳、常隆双个展亮相滨海艺术沙龙

楼主: 太阳城:2019-08-29 13:02:05 点击:288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9年8月28日晚,“别样与别致——范佳、常隆当代油画双个展”在天津市滨海新区河滨公园滨海文化艺术沙龙开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 太阳城:2019-08-29 13:09:48
  
  策展人杨维民,出品人高文清,参展艺术家范佳、常隆,以及马力、代霞等出席了开幕酒会。
楼主 太阳城:2019-08-29 13:10:18
  
  据悉,本次展览由天津谦成文化出品,展期将至9月7日。
楼主 太阳城:2019-08-29 13:10:52
  
  
  
  
  
楼主 太阳城:2019-08-29 13:11:18
  
  美丽新世界——评范佳油画新作
  杨维民

  当代社会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高、大、上”,从高速公路到高铁时代,从4G到5G,从大数据到物联网,这一切表明了我们当下所谓的太阳城时代、消费时代在不停地上档升级。如今我们看似可以有选择性的、自由的穿梭于这个“高大上”世界,而它实际上更像是一条布满了各种极具诱惑性的没有道路的迷宫,使人一旦走入便陷入其中。置身于这样一个高消费的物化社会,人们也会回眸寻找远去的青山绿水大风景,更会遐思梦想美丽的新世界。

  作为艺术家的范佳,面对这种情况下,他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也表现出了积极的反应。他的作品内容并不复杂,画面往往由几种符号化元素构成,大多呈现出简约、平静的状态。“飞向天空纸飞机”、“轻盈的彩色泡泡”、“绚烂的烟花”…不难看出他绘画中的理想化成分;而另一方面,“燃烧殆尽的纸飞机”、“易破裂的泡泡”、“烟花消失的一瞬间”,这些形象的展现又显示其理想易于破碎的现实一面。在同一画面中出现的向上飞升的泡泡与即将坠落的飞机、颜色丰富的“光斑”与灰黑色的天空,都是作者有意营造出绚烂与黯淡,繁华与凄凉、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制衡场景。画面中那些充满了符号化特征的物象的安排,“飞机”、“泡泡”、“光斑”等都蕴含着它们独特的含义,这些符号元素的“能指”在其画面中得以显现,而它的“所指”的意义是要在每个人的心中找寻的。

  当代艺术是在太阳城时代下产生的,在一定程度上无可避免的受其影响,艺术家们用各种方式摆脱来自流行文化与大众传媒的同质化影响,从更用独特的视角呈现出当代社会所面临的的各种问题以及个人的社会观感。在本次展览中范佳的《大风景》、《美丽新世界》系列画作,正是表现了在现今这样物质生活丰富、科学技术发达,人们不断追求自己的欲望的标准化社会中的困惑,他试图找回小时候那种对于理想的守望来缓和来自太阳城化社会中的精神压力,用作品为其心灵找到了归宿并保留内心中最为安静的那一方栖息地。

  在太阳城时代的背景下,我们每天被大量的太阳城包围,人的感知在不断的被太阳城轰炸后,逐渐培养出对于那些直观易懂的视觉化方式来获取太阳城。在如此高强度的太阳城辐射下给人留下印象的只有那些“能量密度”大、充满强烈刺激性的太阳城,至于那些平常的、不痛不痒的太阳城会被直接过滤。每个人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太阳城依赖,一旦阻隔了太阳城的来源人们就会感到不安,随着我们对太阳城更新速度的要求不断提高,遗忘的速度也就随之加快。当人们去追求短暂的愉快时,也就带来了焦虑、浮躁和孤独,掉入了越追逐越痛苦的死循环之中。“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化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新闻、宗教、教育等都成为娱乐的附庸。”(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范佳是一个即有艺术初衷不易,又有艺术追求探索不止的有识有为的艺术家,他宁愿“孤独”而不去世俗成为“附庸”,纸飞机虽然脆弱的不堪一击,当脱手而出就能飞翔的那一刻快感,定格在曾经拥有“纸飞机”的每个人的童心里,不正是一道永远的“大风景”。祝福小小纸飞机向上飞翔,去寻找真实的新世界。

  2019年7月18日改于京城嘉苑

  范佳
  1980年生于天津
  2003年获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学士学位
  2008年获天津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新古典主义方向硕士学位
  现为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
  现任教于天津商业大学艺术学院
楼主 太阳城:2019-08-29 13:11:42
  
  真水无香——常隆油画新作品评
  杨维民

  人们常说“西学东渐”中,油画艺术就是其中一大项,所以又有西画称谓。油画从近现代到现当代又有“写实”和“表现”之说。常隆是生长在天津本土,成长在首都北京的当代油画家,他毕业中央美术学院。他的油画作品既不是特别细腻入微而腻之乏味的超写实油画,亦不是毫不讲究一味表现的纯表现作品。朴素有味、平淡有奇,这就他油画创作的高格之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常隆生长在近代中国中西文化经典融合之城的天津,又在中国最高等的美术学院完成了中西美术教育的系统培养。讲究传统、追求经典,无不体现在他的油画创作之中。

  说文解字中“淡”的意思是:薄味也,醲之反也。在西方语言中无法理解“淡”之味,往往将“淡味”译成“无味”。而在其文化中“无”的意思是“没有”,故“淡味”也就成了“没味”。中西文化本就不同,衍生出的中西艺术在表达内容和方式上也就不同,西洋画家对于物质的、肉体的、现实人生的表现是入乎其内的;而中国画家往往若即若离,淡然处之,沉醉于心灵的超脱,是出乎其外的。

  西方的素描在一定程度上与中国水墨画具有共同的特征:它们摆脱了色彩的束缚,直接把握事物的轮廓、特征和精神。而自王维董源水墨渲染一派兴起,在画面中体现追求恬淡、朴质无华、清新自然的人生态度和审美趣味成为一种新的美学观,并反对过分雕琢装饰,以墨气表达骨气,以平淡传达精神。绘画实则是自我的体现,在中国艺术中尤其证实了这点。中国画是画家们人格、价值选择的展现,这一表达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的产物,是中国人不断追求自我完善的共同愿望。而油画虽然作为舶来品本不属于我国艺术门类,但将其带到中国这片大地上播种生根,由中国画家培养出来,自然就会有中华文化独特的内涵和外延。

  常隆的画油亦是如此,他虽采用西方的绘画语言,但作为一个受中华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现代青年人,潜移默化的就带有了中国传统气质和鲜明的时代特点,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对于中国传统美学观的流露可见一斑。从大象无形、大音无声到真水无香。常隆的画中也处处体现对“淡”的追求。构图相对稳定,画面精简凝练,对于空间的有意排斥,使其画面的平面化特征明显可见;颜料覆盖很薄,与画布接触紧密,笔触走动非常肯定明显,在作品中甚至可以看到整个作画过程,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过程即结果”,是对其行为的记录;他的用色变化并不大,画面效果往往呈现出一种淡雅、朦胧,似像非像,似有似无的审美意象;在语言表现上则充满着形式意味,画中的内容大多也是由形式构成,用形式传递思想,将自己观察自然的视角转化成视觉形象进行展示,并试图感染、唤醒观众本性中“本有的那部分”,为观者提供了一个可思考空间。

  常隆认为“艺术家是用眼睛思考的人”。我们在平日里观察到的自然并非“自然”的本真,而是我们观看方式的显现。在他的作品中并不追求复杂或奇特,而是追求“常见,在日常的形态中找到个人观察角度加以呈现是他的目的。所谓“洗尽尘滓,独存孤迥”,只有无为,才能无不为。朴素有味,淡语有致;朴素并非无味而是“它”味,亦只有在淡中才能尝“本”味、品“真”味。

  2019年7月16日改于京城嘉苑

  常隆
  1984年生于天津
  200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 获学士学位
  现创作生活于北京
发表回复

请遵守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